返回

神级控场之血牛法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神级控场之血牛法师

  房中十分黑暗,向三先站住不动,渐渐地,他看到床上的毛人雄了,毛人雄睡在床上,背向着外面,那是他下手的最好机会!  各人议论最多的,便是洪天心和方畹华两人的事,几乎毫无例外,每一个人都称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向三在每次听到人家将方畹华和洪天心拉在一起议论的时候,他都急急地走开去。  各人议论最多的,便是洪天心和方畹华两人的事,几乎毫无例外,每一个人都称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向三在每次听到人家将方畹华和洪天心拉在一起议论的时候,他都急急地走开去。  是以,他同时又发出了一声狂吼!  是以,他同时又发出了一声狂吼!  而向三的身子,也猛地一良,他有一个反应就是:可以报仇了,可以报仇了,有了报仇的机会了!报仇,是他心中最强烈的愿望,而在那愿望几乎已成为不可能之后,忽然又有了希望,那就变得更强烈了!  而向三的身子,也猛地一良,他有一个反应就是:可以报仇了,可以报仇了,有了报仇的机会了!报仇,是他心中最强烈的愿望,而在那愿望几乎已成为不可能之后,忽然又有了希望,那就变得更强烈了!  他实在是不能说出来的,如果他告诉方畹华,说他是准备出其不意地杀死毛人堆,那么,方畹华怎会再替他保守秘密?

  他实在是不能说出来的,如果他告诉方畹华,说他是准备出其不意地杀死毛人堆,那么,方畹华怎会再替他保守秘密?  向三虽然决定了,也将匕首贴身藏好了,可是那一晚,对他来说,实在是最难堪的一晚了。  向三虽然决定了,也将匕首贴身藏好了,可是那一晚,对他来说,实在是最难堪的一晚了。  向三厉声道:“仇深如海!”  向三厉声道:“仇深如海!”  向三道:“那匹白马是畹小姐最心爱的。昨天已经有点不适,畹小姐吩咐,若是一有恶化立时去通报她,如今白马正在抽筋喷沫,我怎能不去?”  向三道:“那匹白马是畹小姐最心爱的。昨天已经有点不适,畹小姐吩咐,若是一有恶化立时去通报她,如今白马正在抽筋喷沫,我怎能不去?”

  那两个中年人互望了一眼,道:“少庄主,别打了,他是低三下四的人,少庄主何必和他一般见识,想来畹小姐是不会和他一起出去的。”  那两个中年人互望了一眼,道:“少庄主,别打了,他是低三下四的人,少庄主何必和他一般见识,想来畹小姐是不会和他一起出去的。”  他母亲死了。向三很奇怪,当时他怎么一滴眼泪也没有。但那实在是不足奇怪的事,他从来也不是一个流泪的人,从那一刹间起,他咬紧了牙关,练着父母传下来的功夫,做着小乞儿。  他母亲死了。向三很奇怪,当时他怎么一滴眼泪也没有。但那实在是不足奇怪的事,他从来也不是一个流泪的人,从那一刹间起,他咬紧了牙关,练着父母传下来的功夫,做着小乞儿。.

  整个议事厅中,除了他父亲的声音之外,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!  整个议事厅中,除了他父亲的声音之外,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!第一章第一章  而他身上的衣服,也已被鞭梢扯去了一大半,他的胸口,背后,都坟起了又青又紫的鞭痕,鲜血从坟起的鞭痕中,一滴一滴地迸了出来,形成了无数血珠子。  而他身上的衣服,也已被鞭梢扯去了一大半,他的胸口,背后,都坟起了又青又紫的鞭痕,鲜血从坟起的鞭痕中,一滴一滴地迸了出来,形成了无数血珠子。  铁掌金刀毛人雄音讯全无,不会到金鹫庄来了!  铁掌金刀毛人雄音讯全无,不会到金鹫庄来了!  毛人雄用极锐利的目光望着他道:“听你的声音,你年纪很轻,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杀我?”  毛人雄用极锐利的目光望着他道:“听你的声音,你年纪很轻,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杀我?”  在那一刹间,他几乎没有勇气再向前跨出一步!  在那一刹间,他几乎没有勇气再向前跨出一步!  毛人雄长叹了一声,道:“十年来,我一直在想,当年我不杀这孩子,是不是对呢?是不是会因此又使得很多人遇害呢?到现在我已有了答案,我知道当年我的行动是对的。冤有头,债有主,孩子何辜?各位,看在我毛某人的脸上,千万别难为这位少兄弟!”  毛人雄长叹了一声,道:“十年来,我一直在想,当年我不杀这孩子,是不是对呢?是不是会因此又使得很多人遇害呢?到现在我已有了答案,我知道当年我的行动是对的。冤有头,债有主,孩子何辜?各位,看在我毛某人的脸上,千万别难为这位少兄弟!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